郎酒被曝故伎重演向经销商压货 上市之路或仍存变数

  中新网2月15日电 2019年对于郎酒可谓是关键的一年。

  据悉,按照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提出的2019工作规划,新的一年,郎酒要扩产能、提品质,尤其是要顺利推进IPO工作,为实现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做准备。

  多年来,面对业绩压力,以及压货困扰的郎酒,在多次IPO搁浅的今天,再启上市之路能否顺利实现,唯有静观其变。

超市货架上待售的郎酒青花郎
超市货架上待售的郎酒青花郎。

  目前,四川酒企“六朵金花”之中,只剩下剑南春和郎酒仍未上市。对于这两家企业上市孰先孰后,业内认为郎酒抢先一步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受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被控犯行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而受审的牵扯,恐怕剑南春的上市之路短时期难以实现。

  据《国家财经周刊》日前的梳理报道称,郎酒早在2007年就曝出拟上市的消息,并股改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计划首次搁浅之后,郎酒又与两年后的2009年再启上市规划,但此举再度搁浅。那么,郎酒本次的IPO之旅能否顺利?

  时隔近10年,郎酒第三次提出上市计划,又一次引发业内的广泛关注。不难发现,本次上市规划提出的背后,郎酒似乎更多了一些底气。

  2018年6月25日,泸州市通过了《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该项行动计划内容显示,到2020年,泸州市白酒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0亿元。其中提到,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

  除了政府层面的扶持,郎酒自身营收规模的提升也为其重启上市计划增加了砝码。

  进入2019年,多家酒企公布过去一年的销售业绩。汪俊林也透露称,郎酒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重回百亿元阵营。对郎酒来说,这是非常重要且意义重大的事情。

  作为知名白酒企业,郎酒早在2011年就实现了破百亿的销售规模。只是,按照上述《国家财经周刊》报道称,从2013年开始,白酒行业陷入调整期,又恰逢郎酒当家人汪俊林因有关案件被传协助调查,郎酒的业绩开始不断下滑,百亿元目标延宕至今。

  该来的总要来。关键在于,再度破百亿对郎酒是个重大信心支撑。然而,此时的郎酒又出现了压货行为。

  “郎酒近期有向经销商压货的行为,特别是在春节前。”《财经国家周刊》报道称:“郎酒通过这一战术换取过短期的繁荣,比如在2011年就冲破了100亿元的营收额。然而,渠道库存高企使郎酒倍感压力,2012年到2017年的五年间,郎酒基本都处在去库存的调整阶段。”

  为此,该报道认为郎酒再次压货是为了IPO扮靓业绩。并援引白酒行业分析人士蔡学飞的观点称,郎酒的上市计划已有三次,目前还受到地方政府的扶植;但从郎酒布局高端与布局全国的程度来看,其IPO还有待冲刺。

  这里提到的布局高端,是郎酒继红花郎之后推出的强势单品青花郎,并为之打出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宣传语,却引来业内人士的不满,声称郎酒的真实意图是利用青花郎切割部分飞天茅台的消费者,占位逐渐壮大的酱香白酒消费群。

  与此同时,郎酒过多的产品线影响了消费者对其品牌聚焦。比如,郎酒有酱香型产品红花郎和青花郎,浓香型代表产品郎牌特曲,以及兼香代表小郎酒。在价位上,这些低中高端品牌覆盖了千元到几十元不等的价格区间。面面俱到的同时,难以形成业绩的主力支撑。

  正如《新京报》报道称,郎酒主要问题出在产品线上,其产品线过多,较为分散,品牌产品聚焦度不足,也就自然被市场资源稀释了。

  可见,郎酒在重提上市的档口,还面临深层次的发展问题。

  新的一年,汪俊林提出了扩大产能,把确保品质放在第一位,同时理顺产品价格等工作重点。不过,实现成功上市,要做的工作还不只这些。当下,泸州市政府已将郎酒股份上市作为当地千亿白酒产业发展的重要一步,郎酒能否不负众望,市场唯有拭目以待。